<p id="hsi4s"></p>
  • <table id="hsi4s"></table>
    <pre id="hsi4s"></pre>
    <acronym id="hsi4s"><label id="hsi4s"></label></acronym>

    你好!歡迎訪問安徽谷水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全國服務熱線:13966531616
    公司法務
    當前位置:> 法律法規> 公司法務
    罕見:律所主任舉報自己的實習律師詐騙罪
    添加時間:2024-02-22 08:58:10

    罕見:律所主任舉報自己的實習律師詐騙罪

    2022年4月,安徽阜陽市潁東區檢察院起訴實習律師熊某某以收律師費等名義騙取他人錢財56,372元。



    潁東區法院認定罪名成立,熊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隱瞞其是實習律師不能單獨代理案件的事實,虛構繳納律師費、立案費、仲裁費、起訴費等事實,使當事人陷入錯誤認識,案發時未實際履約非法占有20多位被害人48,248元、揮霍一空,數額較大,因全部退賠,酌情從輕處罰,判決有期徒刑2年、罰金1.5萬元。上訴后,阜陽市中院以程序違法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23年12月,潁東區法院再次做出和原一審相同的判決,認定事實理由也相同,認定該所已部分辦理的四起案件收費8125元不算作詐騙款,其余未履約辦案的全部收費金額算作詐騙款,增至53,247元。




    辯護人認為,判決認定的詐騙罪“犯罪事實”,對外屬于民事法律服務合同糾紛,對內屬于律所人員接案收費、實習律師管理等糾紛,依法應由民法、律師法以及實習律師行政法律法規調整,不構成犯罪。判決認定事實錯誤。

    2021年10月,熊某某始在安徽阜陽市的穎淮律師事務所實習,指導律師是律所主任朱永彪。按照全國律協的規定,實習律師必須服從指導律師的管理,否則會實習不通過。該所僅有律師3人,無專職會計和行政人員,無人坐班,熊某某按照朱永彪的指示,平時僅一人在法援中心值班或在所里值班。至2021年6月3日案發,熊某某接案20余件。接案時當事人均簽署委托書、委托協議、接案筆錄。部分當事人稱以上文書簽名時未填寫內容,但各文書上均有律所名稱、且在該律所內簽署,當事人應明知是委托律所而非熊某某個人辦案,后委托的案件拖延未辦找律所負責人交涉,也證明知道和律所存在委托關系。熊某某洽談每案時都告知當事人自己是實習律師不能單獨辦案,都按照朱永彪所說的收費標準洽談和收取當事人不等費用,種類包括律師代理費、代收勞動仲裁費和預繳訴訟費、交通費、代寫材料費等,最高的單筆為律師費6000元、最少的一筆為代寫材料費200元。當事人分筆付款至熊某某的微信,也有少量現金。朱永彪指示熊某某暫時保管所收款項,這是律師業常見的不規范現象。因此,熊某某的上述行為均為職務行為,不是其個人行為,未隱瞞自己是該律所人員和實習律師、未虛構所收費用的用途,未導致當事人錯誤認識。兩次一審判決均認定熊某某是個人虛構事實接案和收費,與事實不符。

    接案收費后,朱永彪不讓熊某某擬定起訴書等法律文書,怕法院不通過平添麻煩,但他自己又有怠于辦案的習慣,之前他拖延辦案被當事人投訴和起訴過,2021年阜陽市律協給與過警告處分。熊某某接案后朱永彪拖著不辦,自己又不能單獨辦案,干著急但毫無辦法,為此兩人還吵過幾架。他怕得罪指導律師實習通不過,不敢向當事人披露是朱永彪拖著不辦。當事人怨聲載道,有個別當事人催促辦案不成要求退費外(解約和退費都需經朱永彪同意),涉案當事人只是催辦,并無人要求解除委托和退費,也無人到司法局和律協投訴,更無人到公安報案熊某某詐騙。案發是朱永彪代表律所2021年6月3日登報解除與熊某某的實習協議(始終未通知熊某某),并到公安報案稱熊某某詐騙,舉報的事實是從3月份他就發現熊某某向十多位當屬人私自接案和收費4萬多元,5月份幾個當事人聯系不上他至所里交涉。證據顯示,當事人無一人主動去公安舉報熊某某,都是朱永彪報案后鼓動他們去公安報案的。公安機關在朱永彪報案當日即立案偵查,報案材料中無任何客觀證據和當事人的投訴材料,報案前朱永彪未向他核實私自接案和收費情況,更無要求他整改的實習指導意見。

    熊某某無非法占有當事人款項的事實,他是按照朱永彪的指示暫時保管,是合法占有。熊某某手機并未關機,也未離開本市,不存在為非法占有而逃匿的情況。熊某某提供的銀行和稅務證據證明他實習期間個人收入豐厚,兼職打兩份工,案發前約兩年月均收入達2.2萬元,詐騙當事人2萬多元費用(認定詐騙款5萬多元中的50%為熊某某應得的分成)毫無意義;實習后律師執業利益遠大于“詐騙”款,無必要去詐騙的這點小利;且以律所名義接案收費,非法占有無法實現。

    因為熊某某接案收費,大部分案件朱永彪或律所拖延辦案,法院就認定熊某某虛構代理案件事實、非法占有他人財物,顯然是強行把民事糾紛上升為刑事案件。且這種糾紛也應當由律協、司法局先行處理,之前就有朱永彪拖延辦案被當事人投訴到律協和向法院起訴,阜陽市司法局也處理過該市兩起其他律師私自接案收費的情況,這才是合法和正確的處理方式。

    偵查階段熊某某退還當事人所交全部費用,是應警察要求的民事解約行為,不是退贓,之前未退費是因為指導律師沒發話不能退。退費后大部分當事人還寫了諒解書,不要求追究他的法律責任。

    指導律師舉報自己指導的實習律師詐騙,實屬罕見。熊某某說是因為2021年3月份,朱永彪要求他單獨應付司法廳局年檢來律所檢查而自己不愿意有關,熊認為自己是實習人員,不便代表律所應對,招致朱的怨恨。

    偵查機關在朱永彪報案、無實質證據情況下當日立案,違反立案程序,使人懷疑二者之間有說不清的某種關系。

    潁東區法院做出的兩次一審判決都是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程序嚴重違法。刑訴法規定發回重審的一審案件應另行組成合議庭審判。最高法院關于審判人員回避的規定:“凡在一個審判程序中參與過本案審判工作的審判人員,不得再參與該案其他程序的審判”。審委會是該院最高審判機構,只有一個,無法另行組成審委會,但參加過第一次審委會討論決定的成員應當回避發回重審案件,但該院第二次審委會會議中有應當回避的成員而未回避,或參會審委會人員少于法定半數以上,有這兩種情況之一的,都構成程序嚴重違法,故該院審委會的第二次討論決定應當無效。因此本案發回重審時,該院就應當提請阜陽市中級法院將本案指定其他法院重新審理,F在嚴重的程序違法已經發生,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不能再第二次發回重審,阜陽市中級法院應當撤銷重審的一審判決,直接改判無罪。

    這是網絡可查全國第二起實習律師“私自接案收費”被控詐騙罪案例。第一起是2012年北京實習律師王某某私自接案收費3000元被控詐騙罪,經律師辯護和媒體廣泛報道,后檢察院撤訴、偵查機關撤銷案件無罪處理。這兩起案件的辯護人,均為原北京悟天律師事務所律師程海。實習律師私接活被訴詐騙續:檢方已撤訴-中新網

    本案明顯是民事經濟糾紛,被錯誤辦成刑事案件,對律師業的影響巨大,應當引起上級機關和社會的廣泛關注,予以糾正。


    律所團隊 lawyer team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13966531616
    手機:
    13966531616
    電話:
    13966531616
    郵箱:
    13966531616@139.com
    地址:
    安徽省亳州市渦陽縣紫光大道銀座商城二單元503、504、603室。
    日韩无码性爱视频,91精品国产国语在线不卡,国产精品亚洲lv,乳女教师欲乱动漫无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