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hsi4s"></p>
  • <table id="hsi4s"></table>
    <pre id="hsi4s"></pre>
    <acronym id="hsi4s"><label id="hsi4s"></label></acronym>

    你好!歡迎訪問安徽谷水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全國服務熱線:13966531616
    侵權糾紛
    當前位置:> 法律法規> 侵權糾紛
    【渦陽律師】配偶打賞主播的行為是贈與合同關系還是網絡服務關系,另一方可以主張合同無效嗎?
    添加時間:2023-06-01 21:10:54

    丈夫發現妻子長期打賞主播,認為妻子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且非日常共同生活必要,因此將配偶、主播和平臺運營商訴至法院,要求認定該贈與行為無效。那么妻子打賞主播的行為是否為贈與行為呢?丈夫的訴請會獲得法院的支持嗎?

    【基本案情】

    韓某在配偶李某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網絡電子消費平臺購買甲公司運營的短視頻平臺虛擬貨幣“A幣”,并通過在某短視頻平臺觀看直播、購買虛擬禮物、打賞主播的方式消費“A幣”。其中,韓某用于打賞游戲主播管某的虛擬禮物共消耗“A幣”約141.5萬個,花費約14.15萬元。事后,李某發現此事,將配偶韓某、主播管某和平臺運營商甲公司一并訴至法院,主張韓某與管某之間系贈與合同關系,韓某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且非日常共同生活必要,該贈與行為無效。同時,管某與韓某存在不正當關系,違反公序良俗。另因甲公司在該贈與過程中獲益,故訴至法院:1.要求確認韓某與管某的贈與行為無效;2.要求甲公司與管某連帶返還上述款項。

    主播管某辯稱,韓某向其的“打賞”行為屬于韓某基于短視頻平臺提供的網絡技術服務形成的消費行為,在韓某“打賞”行為產生的同時,管某亦提供了直播表演服務,因此,整個“打賞”行為體現了即時、雙務、對價性,并非韓某與被告管某之間的個人贈與行為,而是韓某在短視頻平臺的正常消費行為。故不同意李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平臺運營甲公司則辯稱,不同意李某的全部訴訟請求,原因是:一是韓某在短視頻平臺充值、購買、打賞的行為系屬文化娛樂、網絡消費行為范疇,甲公司已經按照合同約定提供了相應的網絡服務內容,李某主張返還消費款項無任何事實和法律依據,同時也違反了合同的公平公正和誠實信用原則。且韓某在與甲公司簽訂服務協議時,甲公司已做了充分的提示說明。韓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在簽訂上述協議時對于甲公司平臺向包括其自身在內的用戶提供視頻直播服務、虛擬幣服務,這一服務事項是明知的。二是雙方應為網絡服務合同糾紛,并非贈與合同糾紛。用戶、主播和平臺之間均是基于各自的網絡服務合同而產生相對應的權利義務,系屬于雙務、有償的法律關系。三是本案沒有證據證明韓某與主播管某之間存在曖昧、違背公序良俗關系。

    【法院裁判】

    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

    1.韓某與管某之間的打賞行為的法律性質

    根據查明的事實,管某系游戲主播,韓某觀看管某提供的游戲直播服務。韓某花費“A幣”購買虛擬禮物,打賞管某的同時也享受到了精神利益,該打賞行為屬于一種非強制性對價支付,因此韓某花費“A幣”打賞管某的行為不屬于贈與合同關系,而是網絡服務合同關系。

    2.韓某以夫妻共同財產進行打賞,是否無效

    李某主張韓某超出日常生活必要擅自處分夫妻共同財產,但韓某的打賞行為具有長期、小額、高頻的特點,是否超出日常生活必要不能累積評價,且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除物質需求外,正當途徑的娛樂活動追求的精神愉悅也屬于日常生活的部分,在合理限度內精神需求消費產生的支出并未超出家事代理的范疇。故韓某以夫妻共同財產進行打賞,雖累積數額較大,但單次打賞行為并未超出正常日常生活消費范疇。

    3.是否存在其他導致合同無效的情形。

    原告李某主張韓某和管某存在不正當關系,但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證據予以證實,且該項意見亦不是導致合同無效的當然事由。故本案亦不存在其他導致合同無效的情形。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八條、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千零六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七條之規定,法院判決駁回原告李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法官提醒】

    近年來,網絡直播行業快速發展。根據有關統計數據,截至2021年12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7.03億,占網民整體的68.2%,直播的商業價值持續釋放。其中,網紅直播收入主要來源于兩方面:一是主播通過“帶貨”獲得相應的傭金報酬;二是主播通過自身的表演而獲得觀眾的打賞作為自己的收入。但隨著用戶數量的不斷增長和主播群體的不斷擴大,直播打賞中的法律問題也逐漸凸顯。本案中涉及的就是網絡直播打賞這樣一種特殊用戶增值服務的法律性質的界定。

    關于網絡直播打賞的法律定性,主要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是贈與合同,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是服務合同,二者最為主要的區別在于,該法律關系是否存在對價。從網絡打賞的模式上看,“打賞”行為通常發生在主播表演服務時,是用戶向主播提供的表演和互動服務的接受和酬謝,是雙務和有償的,即用戶購買的虛擬禮物進行打賞,平臺主播則通過直播表演等方式獲取虛擬禮物,也是主播正當獲取報酬方式之一,此種合同的性質是區別于法律規定的無償、單務的贈與合同性質。

    另,作為網絡平臺為用戶和主播在互動過程中提供了相應的網絡服務。用戶在使用虛擬幣購買虛擬禮物進行打賞后,不僅觀看了表演,還可獲得平臺所提供的個性化的體驗,包括使用虛擬禮物時產生的特效體驗、提升賬戶等級并享受等級特權等等。用戶實質上是通過消費而獲得精神文化產品,系屬文化娛樂消費范疇。故用戶打賞行為背后是其用財產購買了精神類的服務產品,屬于典型服務合同的要件。在雙方都已經履行完畢服務合同項下的權利義務后,要求退還賞金在實踐中通常難以得到支持。當然,在審理該類案件過程中,法官還會綜合考慮打賞人的年齡和行為能力,打賞的金額、頻次、打賞是否附條件、是否存在重大誤解以及是否違反公序良俗等情況進行綜合判斷。

    直播很精彩,打賞需理性。在此,法官提醒消費者,一定要樹立理性的消費觀,量力而行,切莫激情打賞,盲目消費,避免給家人和家庭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律所團隊 lawyer team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13966531616
    手機:
    13966531616
    電話:
    13966531616
    郵箱:
    13966531616@139.com
    地址:
    安徽省亳州市渦陽縣紫光大道銀座商城二單元503、504、603室。
    日韩无码性爱视频,91精品国产国语在线不卡,国产精品亚洲lv,乳女教师欲乱动漫无修版